三分彩开奖走势图表
往期雜誌查閱
按總期數:第
按年份期數:
 首頁 > 外媒速覽 > 正文
3451外媒速覽
Highlight of Foreign Media
李萌 編譯 [第3451期 2019-09-11發表]
 

特朗普可能成為下一個老布什

 
唐納德·特朗普可能成為繼老布什之後,首位推行增稅的共和黨總統。據稅務基金會稱,如果特朗普已經宣布的關稅生效,則每年將增加2,000億美元的稅收。這一數額遠大於2017年減稅和就業法案中提到的每年平均1,650億美元的增幅。
 
在1988年的競選中,老布什承諾“不增稅”時,一時風頭無二。但1990年,競選成功的2年後,面臨著不斷上升的赤字和國會不願削減國內開支的局面,老布什屈服了,於當年6月宣布願意接受新的預算,包括削減國防開支和增稅。最後,包括增加個人所得稅和工資稅的一攬子措施定於1991年生效。而在第二年的競選中,老布什不得不面對不斷上升的失業率,及因違背在初選和大選中的承諾而受到尖銳批評,後只擔任一屆總統。當然,特朗普的情況並不完全類似,但他的命運可能是一樣的。在2016年的競選中,特朗普曾承諾“幾乎每個美國人都會看到的減稅”,就美國“可怕的貿易協定”重新談判以重振美國製造業。更甚者,在這些談判失敗、貿易戰爆發時,特朗普還向國民保證,貿易戰是有益的,很容易打贏。
 
當然,這些並沒有完全奏效。貿易戰已持續了近18個月,貿易逆差卻在繼續擴大、製造業增長還在持續下滑。但白宮還在向美國人保證,貿易戰只是暫時的。現實卻是關稅仍在上漲,貿易戰對更廣泛的經濟造成的影響越來越大。截至目前,貿易戰的影響還主要表現在貿易投資上。但據摩根大通分析,消費者很快就會感到手頭拮據。如果特朗普下一階段的關稅全面實施,則每個普通家庭每年的平均支出將達到1,795美元,比世行估計的稅收改革帶來的可支配平均收入增長高出495美元。
 
如果消費者支出開始下滑,支撐經濟增長的力量將所剩無幾。疲軟的經濟增長、不斷增加的稅收負擔和食言惡行的組合,與1992年的大選如出一轍。此外,特朗普的初選對手們已經將矛盾聚焦在他未能兌現承諾的批評上了。當民主黨人一擁而上時,特朗普想要再次競選連任就會變得更加困難。
―《彭博社》 2019/8/29
 

英國議會如何阻止約翰遜的無協議退歐

 
英國退歐所依據的原則被一個接一個地暴露為空洞。公投前,脫歐派辯稱,勝利將使他們與歐盟達成一項出色的協議;而現在,他們主張不達成任何協議就離開。投票前,他們稱脫歐將使英國達成更多的自由貿易協定;但現在,他們表示按照世貿最基本的條款進行是可以的。他們高談奪回控制權、恢復議會的主權,但8月28日,脫歐派領袖、現任英國首相鮑里斯·約翰遜宣布,在退歐前夕,英國議會將被全面暫停。
 
這一策略意在阻止國會議員們把英國帶離他設定了10月31日脫離歐盟的魯莽路線,即無論是否達成協議,在10月31日脫離歐盟。就技術上而言,他的做法是合法的,但也已經達到了憲法慣例延伸的極限了。在英國代議制民主中,這開創了一個危險的先例。但對國會議員來說,阻止他的計劃還為時不晚。
 
約翰遜堅稱他的意圖是在10月31日前達成一項新的、更好的協議,而要做到這一點,他需要用不達成協議的可信前景來威脅歐盟。梅也這麼做過,但那是在虛張聲勢,而約翰遜可能是認真的。德國總理默克爾最近表示,如果英國想取得愛爾蘭的支持,就應該在未來30天內拿出一項計劃。許多溫和的保守黨人,甚至那些反對不達成協議的人,都希望給新首相一個機會來證明他的勇氣。
 
顯然他們是錯誤的。首先,倫敦方面繼續高估了不達成協議的威脅對歐盟的影響。歐盟的首要任務是保持聯盟內部規則不變,以避免其他成員國謀求特殊待遇,無論有沒有達成協議的威脅,它對現有協議的變革都不會太大。其次,即使歐盟完全放棄支持,最終達成的協議也很可能遭到“斯巴達式”的保守退歐派人士的拒絕。第三,即使歐盟提出一項全新的協議,然後議會通過,這也需要將期限延長到10月31日之後。約翰遜篤定要在那一天離開,“要麼做,要麼死”,顯然只能硬脫歐了,也可看出其魯莽的態度。
 
這就是為什麼議會現在必須採取行動,通過一項法律,要求首相向歐盟提出延長協議期限,從而消除不達成協議的可能性。如果反對派議員不能通過一項法律,他們必須準備好使用他們最後的武器:以不信任投票將約翰遜趕下臺。但問題在於,在舉行大選前,找到一位臨時首相來延時退歐太難。
―《經濟學人》 2019/8/29
 

貿易戰急劇升級全球經濟告急

 
中國8月23日晚宣布,對750億美元美國輸華產品加徵5%至10%的報復關稅;幾小時後,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過推特宣布反制措施,再調高5,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。這是第一次中美同日向對方產品加徵關稅,貿易戰已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 
特朗普反覆在談判、祭出關稅大棒中施展變化莫測的外交手腕,市場現在關注的是他接下來會做什麼。分析認為,9月的中美貿易談判,仍將是形式上的碰面,任何有意義的對話溝通幾無可能,且短期內雙方還可能繼續互增關稅。
 
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各國政府,勿以降息或干預方式壓低本幣匯率來提振貿易,這將損害國際貨幣體系的運行。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後,人民幣兌美元跌破7,美國現在再加徵關稅,人民幣兌美元創下2008年初以來最低值,關稅戰引發貨幣戰的隱憂又再升高。
 
如果中美貿易紛爭持續惡化下去,全球經濟衰退風險將持續升高,會有更多國家央行選擇降息和匯率貶值來改善經濟,這是各國面對經濟危機時毫無選擇的自救方式。分析指出,由於製造業疲軟開始蔓延,如果特朗普挑起的貿易戰緊張局勢持續升溫,三個季度內全球經濟就會陷入衰退。
 
隨著美國再度加重貿易戰的籌碼,中方也可能會增加關稅作為回應,這可能是接下來就快要發生的事。儘管美國多個主要行業協會一再警告,貿易爭端升級不利美國相關行業、企業和消費者,貿易戰可能導致明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和家庭平均實質所得減少,但因美國國內鷹派支持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,特朗普不會放棄加徵關稅這個政治工具。
 
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對弈所產生的負面影響,已開始傳到各個經貿層面,多邊貿易體制和國際貿易程序正遭到破壞,各國的經濟防衛戰也開始了。
―《聯合早報》 2019/8/27
 

美聯儲低利率只會加重經濟的不平等程度

 
當央行允許利率接近或跌破所謂的“零下限”時,有些人顯然成了輸家。央行假定,按照貨幣政策理論,當利率降到更低時,家庭會借入更多的錢。但現實卻是,“在較長時間裏維持較低利率”的政策實際上會阻礙經濟強勁復甦,它只會加重經濟的不平等程度。
 
如果低利率還刺激了經濟增長,導致實際工資上漲,那麼這種有害結果或許是可以接受的。然而,如果把通脹因素考慮在內,美國中產階層如今的工資水平並不比2001年高。家庭實際收入或許有所增加,但這主要是因為現在1/3的美國人身兼多職並打零工。
 
大多數美國人背負的債務遠超過他們擁有的耐用資產。利率略微下降可能會使他們的債務負擔稍顯輕鬆,但大量債務的存在本身就是經濟出現嚴重問題的表現,利率略微下降只會使這個問題加重。
 
美聯儲在金融危機後實行的非常規政策,與其他許多央行的政策一樣,都是基於一個非常傳統的假設:如果說低利率會刺激經濟增長,那麼超低利率、乃至負利率就會更迅速、更強有力地推動經濟增長。但是,這套傳統理論是在二戰後那些年裏形成的,當時美國擁有欣欣向榮的中產階層,當利率下降時,他們有能力借貸,把借來的錢用於購買耐用品,從長期來看這有利於促進平等。即當時美國人在財務上還比較安全,能夠對降息作出回應:借入更多債務,用來買車甚至買房,從而推動需求、就業和共同繁榮。但如今,中產階層已經空心化,低技能的勞動者比以前多得多,他們無力搬遷到有可能找到新工作的地方,在這種情況下,美聯儲無論怎樣努力,都無法利用低利率來推動經濟持續增長。
 
―《金融時報》 2019/8/27
(編譯:李萌)
(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,不代表本刊立場)



經導全媒體矩陣
識港--在這裏認識香港
閒話大灣區
共築中國夢
《經濟導報》創刊七十週年
《經濟導報》電子雜誌3453期
經導品牌推廣
經導系列雜誌-《中國海關統計》
經導系列雜誌-《同心》會刊
經導系列雜誌-《文化深圳特刊》
《經濟導報》經典版面
三分彩开奖走势图表 pk10走势图软件下载 11选5前三组选万能6码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 彩霸王綜合资料168 二人雀神麻将番数图解 千百万彩票注册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直播 万国娱乐电玩城 七星彩两定包码方法 pk10五码技巧公式